0
再遭黑手!飞鹤发布澄清报告直面质疑强力回击
来源:中国网 作者: 2020-07-09 13:50:19 浏览:100次 【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8月1日讯 8月1日,在第29个世界母乳喂养周开启之际,中国营养学会母乳喂养促进工作委员会举办了“母乳喂养,有营养更有爱”线上主题论坛。在论坛上,中国营养学会发布了《医疗机构人乳库建立与管理规范》,与会专家共同探讨母乳喂养的相关问题,分享母乳营养研究的科学前沿进展,以促进社会..

  7月9日,港股中国飞鹤盘中达18.2港元再创新高,这是昨日沽空机构杀人鲸发布飞鹤的沽空报告后,飞鹤在昨天顶住抛压后,市场再次对其投下的信任票。

  近几年,中国本土奶粉品牌成长迅速,市场份额越来越高,国外奶粉品牌危机感越来越强。在中国大力发展民族奶业的关键时刻,沽空机构两度针对中国本土著名奶粉品牌下黑手,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或者说谁在指使他们要黑掉中国目前最好的奶粉?

  7月8日,知名沽空机构杀人鲸Blue Orca Capital(下称杀人鲸)针对中国飞鹤发布了一份长达64页的沽空报告,报告称飞鹤不仅夸大了其婴儿配方奶粉业务收入,另外还存在虚报运营成本等行为,甚至将飞鹤与不久前爆雷的瑞幸咖啡相提并论,号称经评估飞鹤每股只值5.67港元。

  

  (Blue Orca Capital针对飞鹤的沽空报告)

  7月8日午间,中国飞鹤紧急发布公告予以回应:“董事会注意到Blue Orca Capital于2020年7月8日刊发了一份报告,该报告载有对本公司财务表现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该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尽管杀人鲸的报告在刚刚出炉时引起波澜,导致飞鹤股价小幅下跌,但午间的回应一出,飞鹤股价立时翻红并直线拉升,当日涨幅高达7.21%,市值再创新高。

  直面质疑,逐条澄清

  7月9日,飞鹤针对杀人鲸的质疑与指控,正式发布澄清报告逐条予以反击。澄清报告中重点强调,该沽空报告中的相关指控毫无事实根据或为失实陈述。

  

  杀人鲸:飞鹤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在2018年创造了179亿元人民币的全渠道零售额。但根据尼尔森在销售点收集的数据,2018年飞鹤婴幼儿配方奶粉的线下零售额仅为59亿元人民币。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飞鹤婴幼儿配方奶粉通过现代贸易渠道的零售额分别为19亿元和22亿元,考虑飞鹤通过这一渠道的销售比例,杀人鲸认为2018年飞鹤婴幼儿配方奶粉的总收入仅为46亿元人民币,2019年为65亿元人民币,也比公开披露的数据少49%。

  飞鹤澄清:关于尼尔森数据,飞鹤认为尼尔森统计的数据可反映行业发展趋势和竞争态势,但未必能用于全面反映本公司的实际运营情况;关于中国商务部数据,飞鹤未向中国商务部申报过运营数据,该报告中所谓的商务部数据并未提供明确来源或链接,其数据可信度成疑。

  杀人鲸:通过调查发现,飞鹤主要使用的物流公司(克东瑞信达物流)是由飞鹤员工管理运营,并非第三方公司,因此认为当飞鹤将产品交给旗下物流公司时,飞鹤即会确认收入,这破坏了飞鹤财务报表的信誉。而通过对第三方尼尔森和中国商务部数据综合对比后,沽空报告认为飞鹤的实际收入比2018年-2019年公开数据要少49%。

  飞鹤澄清:克东瑞信达物流有限公司(瑞信达)是飞鹤的物流服务供应商之一。飞鹤仅对直接送往经销商部分的产品于交货时确认收入,由工厂仓库往各分仓仓库之间的物流属于调拨,因而不会确认收入。

  另外飞鹤强调,瑞信达为独立第三方,除日常物流业务外,飞鹤与其并无任何其他关联。

  杀人鲸:飞鹤隐藏了大量的运营费用,一方面飞鹤声称只有5422名全职员工,但并未将5万名销售代表的费用计算在内,从而隐藏了9.25亿元人民币的未公开人工成本;另外认为中国飞鹤隐藏了大量的广告支出,以第三方数据推测,预计飞鹤实际广告支出比2019年报告的数字要多出7.65亿元。

  飞鹤澄清:截至2019年6月30日,飞鹤共计拥有5,422名全职员工。飞鹤与全职员工均已依法签署僱用协议。该报告中所称的50000多名人员应该是包含了飞鹤经销商和终端零售店的所有市场服务人员所得出的数字。

  针对广告费用,飞鹤指出,2018年,飞鹤主要通过央视一套进行电视广告宣传。2019年,飞鹤减少了央视一套的广告投放时间,增加了央视九套和央视十四套的广告投放时间。由于不同频道的广告时长单位成本差异较大,该等调整有助于控制电视广告的投放成本。

  除电视广告投放外,飞鹤亦综合利用各种媒体和渠道进行广告宣传,以期取得更佳的广告宣传效果。因此,电视广告费用不应被作为计算整体广告费用的基础。此外,基于飞鹤在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的龙头地位,飞鹤在与广告服务供应商的谈判中具备较强的议价能力。

  另外飞鹤强调,劳工及广告相关的费用均已按照适用会计准则的要求入帐。招股章程附录一中所载的飞鹤2016年、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历史财务资料及2019年年度报告中所载的2019年的历史财务资料均经独立核数师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并出具无保留意见。

  杀人鲸:2018至2019年,飞鹤旗下子公司飞鹤泰来产生了数十亿美元的收入,缴纳了数亿美元的税款。但飞鹤泰来工厂仍在建设中,没有生产过任何产品,甚至直至2020年才刚刚获得生产配方奶粉的许可证。杀人鲸甚至称飞鹤泰来是“幽灵工厂”。

  飞鹤澄清:虽然泰来工厂尚在建设中,飞鹤(泰来)乳品有限公司(「飞鹤泰来」)于2016年成立后即开始进行贸易活动(即销售本集团的产品),并由此产生收入及税项。

  杀人鲸:飞鹤夸大了数十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该公司正在进行的设施扩建项目早在其IPO之前就已经完成。

  飞鹤澄清:针对杀人鲸沽空报告中所提到的克东工厂扩建项目,该扩建包括包装处理能力的扩展以及配方乳粉智能化生产能力的扩展,杀人鲸所认为的扩建在IPO之前已完成,实际上是该工厂完成了包装处理能力的扩展,而招股书中所指的克东工厂扩建项目实际上是该工厂配方乳粉智能化生产能力的扩展。

  杀人鲸:飞鹤在中国的7家从事奶粉销售的子公司中,有5家在准备IPO时没有接受任何公司的审计,但它们对飞鹤财务披露的完整性实际上是至关重要的。另外审计飞鹤关键销售子公司的不是安永(或其当地子公司),而是黑龙江当地一家声誉不佳的会计师事务所,而且在飞鹤上市之后,安永及其附属子公司也没有对其中国子公司进行审计。

  飞鹤澄清:招股章程附录一中飞鹤集团(包括飞鹤及其所有子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及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历史财务资料均经过独立核数师安永审计,且安永已对本集团的会计师报告出具无保留意见。于上市之后,安永继续作为本公司独立核数师对飞鹤集团的2019年合并财务报表进行审计。

  另外在澄清报告中,飞鹤还公布了企业的现金状况和纳税情况,证实公司目前状态良好,运营正常。

  沽空遇上“不倒翁”

  去年11月才在香港上市的飞鹤实际上已经是第二次遭遇沽空,早在飞鹤刚刚上市10天时,知名沽空机构GMT便对飞鹤“下手”。

  当时GMT指控飞鹤收入增长强劲,盈利能力居全球之首,而且手握大量现金,但在过去5年中从未支付过任何股息,怀疑飞鹤的现金受困,伪造了部分现金,涉嫌业绩欺诈。

  中国飞鹤第一时间对GMT的指控做出了澄清,在中国飞鹤有力的回应下,GMT的沽空不了了之,而且还成功为飞鹤打了“助攻”,澄清声明发布后,飞鹤盘中涨幅一度超过9%。

  当时飞鹤董事长冷友斌还发布一篇题为“做良心事业,无惧风雨,心向彩虹”的内部信,强调这些指控毫无根据、恶意中伤,不仅严重误导了投资者,更伤害了中国乳业,对此坚决不能容忍。

  针对第二次被沽空,业内人士分析称,从沽空报告来看,沽空机构并未披露确凿证据证明飞鹤业绩数据虚假,另外,该份报告内的很多内容都很空洞,甚至是漏洞百出。

  换言之,清者自清,尽管接连经历两次沽空,但对于例如GMT、杀人鲸等沽空机构来讲,飞鹤如同“不倒翁”,任尔东西南北风。

  根据中国飞鹤发布的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7.22亿元,同比增长32%。 公司高端系列婴幼儿配方奶粉实现收入94.1亿元,同比增长41.1%,总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64.1%提升至68.6%。

  另外在7月8日,面对着杀人鲸的沽空,飞鹤还发布了一份盈利预喜公告。飞鹤表示,得益于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销量的大幅增长,飞鹤预计截至2020年6月30日前六个月内的收入将大幅增长超过40%。

手机扫描左边二维码,可以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微信:meiguo678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Copyright@http://www.dairy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90195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