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国外疫情蔓延 进口奶粉深陷瓶颈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 2020-03-31 08:17:19 浏览:367次 【
  2020年5月20日,乌克兰国家议会网站发布了3516号立法修正案,即乳和乳制品以及类似产品法规修正案。主要修正内容包括:   (1)将法规名称由“乳和乳制品法规”修正为“乳和乳制品以及类似产品法规”,增加了对乳制品类似产品的定义和术语、包装和标签的要求、产品质量安全和卫生标准的说明,同时法规还补充了对乳..

  国内的疫情已经拨云见日,但国外的形势却愈发复杂。自今年春节以来,由于国内外疫情的交替发展,使得出入境变得尤为敏感,这对于代购从业者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而很多以代购为渠道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奶粉同样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虽然跨境购的进口奶粉并未受到切断式的影响,但物流速度的缓慢却也成为影响消费者购买的重要因素。

  “不可否认的是,国产奶粉在疫情的严重地区确实满足和保证了民众的刚需,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头部的进口奶粉也通过线上大量增加销售量。”中北蓝海品牌营销策划机构COO王子恒对记者表示,某种程度上来看,目前将受到致命打击的品牌主要集中在两类:一类是在线上缺乏布局的中小型企业;另一类是高比例的依赖代购渠道进入国内市场的洋品牌。

  “目前,主要的不稳定因素还是在于部分奶粉产出国的疫情是否会影响到上游生产的发展,甚至出口的限制,这将直接影响到很多企业和品牌的渠道运输问题。”乳业分析师宋亮说。

  进口奶粉的瓶颈?

  国内的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但国外局势反而愈发的不明朗。由于欧洲、澳洲等部分国家相继宣布封锁国境,部分国家已经出现停工的状态。

  海关总署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共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34.55万吨,其中欧盟为我国进口婴配粉最大来源地,占比达71.6%。截至目前,已有56家欧洲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企业取得在华注册资质,其中法国13家、荷兰12家、德国6家、爱尔兰4家、西班牙4家、丹麦3家,意大利、芬兰、瑞士、波兰也各有2家通过注册。

  受到疫情影响,包括澳大利亚的部分国家关闭了国境,这对于海外代购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影响。根据一名澳大利亚代购的说法,目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代购已经基本停运,此前还有通过日韩转站托运,但现在全部处于停摆的状态。“对于代购来说影响真的空前。”

  对于以代购渠道为主的国外奶粉品牌来说,疫情几乎切断了其进入中国市场的途径。在疫情期间,到底有多大的市场被腾出,很难做出确切的判断。京东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包括米面粮油以及乳制品在内的商品成交额同比增长154%,其中向全国消费者供应了300万罐婴幼儿奶粉。苏宁数据也显示,2月份,母婴奶粉销售同比提升了1904%。

  乳业专家王丁棉认为,本次疫情对规范的跨境电商来说,影响并不是很严重。其供货能力、组织能力的应对相对较强。但对于民间个人的代购者来说,受限于资金和货源等因素,疫情直接截断了其经营能力。

  行业内认为,代购实际上占的份额并不在少数,现在这些市场份额被让出,在线下母婴店渠道也受到极大影响的情况下,这些份额将被头部企业所瓜分,原因则是这些企业早就完成了对线上的布局。澳优方面也向记者确认,疫情期间线上线下都有稳步增长,随着近期中欧专列以及空运的集中到货,国内已经建立了合理的库存水平,产品供应没有问题。与此同时,海外工厂已提前做好了人员多岗位技能的培训,一旦出现疫情感染,就会立即启动一整套备选机制,保障供应。

  目前看来跨境购已经恢复了正常供应,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物流运输环节。目前,由于海关以及国外运输等物流环节问题,跨境购整体配送时间也延长了七天左右。宋亮也认为,如果欧洲疫情继续发展,某些国家被定为疫情国,那么所有的进出口贸易将被关闭,这将直接影响到进口奶粉的供应。另外,记者了解到,目前欧洲多国关闭了国际物流通道,奶粉进出口物流严重受阻。其中海运现货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了45%,而空运价格是否会因多国航空停运上涨还未可知。

  在上游生产方面,部分乳企曾向外发声,称受疫情影响原材料价格出现上涨。国内的乳铁蛋白一直较为依赖国外进口,但目前从总体局势来看,乳铁蛋白的价格一直维持在1万元/千克。“原奶价格实际上还是处于较低的历史水平,目前对于外资品牌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市场的恢复。”宋亮说。

  此前蓝河新西兰工厂表示,早在2月初就做好了保障市场供应的准备。但值得注意的是,受欧洲疫情的影响,全球羊乳清粉资源紧张,奶粉生产面临断供危机。由此看来,进口奶粉品牌面临着相当大的压力,原材料供应、物流、工厂,任一环节都十分重要。

  市场洗牌将加速?

  宋亮认为,疫情的出现加速了奶粉行业洗牌的速度,抗压能力较小的中小企业淘汰率提高,与此同时,奶粉头部企业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据了解,恒天然在产品供应上放缓,主要表现在港口集装箱处理速度上,海关和检疫官员对恒天然产品的清关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中。

  与中小品牌相比,虽然头部品牌的抗压能力要强得多,但仍要面临很大的挑战。除了疫情本身带来的影响,国产奶粉品牌的崛起也给进口奶粉施加压力。可以说,目前进口奶粉品牌面临着内忧外患的现状。况且目前欧洲疫情尚不明朗,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生产及供应,还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次疫情将会加速中小企业的消亡,对于他们的打击将是致命的。”王子恒说,“由于线上获取流量的成本较大,很多小企业并未有布局,目前的情况是,在线上布局的品牌得到了最快速的发展,依托线下的品牌则遭受到了较为致命的影响,在近几个月内,很多中小品牌都在筹谋布局线上。”

  对于头部企业和中小品牌的经销模式,有经销商告诉记者,头部例如飞鹤、惠氏等,在市场中有非常高的点名购买率,因而经销商为了保持基本的流水会选择头部品牌;反之中小品牌并未有较高知名度,实际上是以高利润让利经销商,经销商因利润推销产品。因而,很多中小品牌的经销商是有较高的话语权,企业布局线上反而会影响到经销商的利益。

  整个疫情期间,由于停产等原因,部分地区的保税区仓库一度关闭,这意味着跨境购一度也处于停止的状态,根据知情人的说法,直到正月十五左右,部分保税区仓库才恢复工作。在这期间,甚至发生了被隔离民众要求提供进口奶粉的闹剧新闻。

  除此之外,头部企业也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影响。“因为疫情的原因购买不到进口奶粉的绝对不是孤例,但更多的消费者的选择是更换存有现货的奶粉。”王子恒说,“婴幼儿奶粉是具备消费黏性较高的商品,根据目前的形式来看,一个品牌的获客是成本非常高的,平均下来获客成本至少在200~300元每位,这就意味着如果消费者在中途更换其他品牌,其实企业本身获得不了什么利润。”飞鹤方面对此次疫情的影响作出了预计,认为疫情会影响到整体经济环境,但得益于线上以及社群营销的提早布局,2020年第一季度仍旧有不少于30%的收入增速。

  宋亮指出,疫情并不会就此给国产奶粉带来长足机会。“某种意义上讲,无论国产还是进口,中小品牌都受到了相当的打击,倒逼消费者选择了头部企业的品牌,其实这也符合我们对婴幼儿奶粉市场未来的预期,中小企业逐步退出,寡头占据了主要的市场。”

  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目前几乎所有的头部企业均有充足的备货,在上游生产方面并未有间断的停产。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物流运输的限制,上游牧场的产能受到了很大影响,大部分奶农和牧场只能选择喷粉进行储存。一名奶农告诉记者,虽然目前交通得到了初步恢复,但整体的原奶价格却仍旧低迷,很多奶农为了尽快出货,甚至将原奶以不足1元/公斤的价格进行抛售。“此次疫情相当于考验乳企从上游到下游的供应链硬实力,自身建设强的品牌和企业,在此期间实际上是攻城略地的,而上下游建设有欠缺,渠道布局不完全的品牌,则在此次疫情期间流失了大量的消费者。”王子恒说。

  宋亮在直播课时谈道:“在线上销售渠道的布局上也应当有一些新的变化。据了解,疫情期间线上购买的比例增加,奶粉渠道的转型力度进一步加大。除此之外,要加强终端物流配送体系,如何迅速提高精准的配送能力和专业的服务能力非常重要。”

手机扫描左边二维码,可以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微信:meiguo678
0 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2020年5月20日,乌克兰国家议会网站发布了3516号立法修正案,即乳和乳制品以及类似产品法规修正案。主要修正内容包括:   (1)将法规名称由“乳和乳制..

    浏览:159次 评论:0
    2020-05-29 13:24:56
浏览:52次 评论:0
2020-05-27 07:51:22
Copyright@http://www.dairy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901954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