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乳制品知识科普系列宣传(二十七)
来源: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 作者: 2020-03-19 13:43:03 浏览:254次 【
  2020年5月20日,乌克兰国家议会网站发布了3516号立法修正案,即乳和乳制品以及类似产品法规修正案。主要修正内容包括:   (1)将法规名称由“乳和乳制品法规”修正为“乳和乳制品以及类似产品法规”,增加了对乳制品类似产品的定义和术语、包装和标签的要求、产品质量安全和卫生标准的说明,同时法规还补充了对乳..

  乳制品摄入与心血管健康

  心血管疾病(cardiovascular disease,CVD)已成为全球死因排名第一的疾病,是人类的第一健康杀手,据统计,每年全世界由于CVD致死的人数已达到1750万,占全球死亡总人数的30%,预计2020年CVD致死人数将接近2500万人[1]。我国CVD 患病率及死亡率仍处于上升阶段,CVD死亡患者占我国居民疾病死亡总数的40%以上,居首位[2]。

  

  图1. WHO公布的2000-2016年排名前十的死亡原因 [3]

  乳制品对人体心血管代谢健康的影响近年已成为研究热点之一。在乳制品与心血管疾病方面的高质量随机对照研究正在陆续开展。现有膳食指南推荐中使用的证据是基于对前瞻性队列研究的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4]。在一项此类研究中,无论是全脂奶还是低脂奶都未见与心血管疾病或中风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升有明确关联[5]。另一项基于21个国家136384名研究对象的PURE研究考察了包括牛奶、酸奶、奶酪和黄油等乳制品摄入情况数据,结果显示每日摄入2份及以上乳制品人群的心血管疾病死亡率(HR=0.77)、心血管疾病风险(HR=0.78)、中风风险(HR=0.66)及总死亡率(HR=0.83)均低于不摄入乳制品人群[6]。在一项女性队列研究中,全脂和低脂乳制品摄入与冠心病的风险都低于食用相同份量的红肉,但略高于食用同样份量的鱼和坚果[7]。与中风风险相关的研究中也有类似的发现[8]。而对于生活在较低收入国家饮食中淀粉含量很高的人群来说,适度摄入乳制品可以通过提供多种营养素和降低血糖负荷来减少心血管疾病的发病风险[6]。因此讨论乳制品摄入与心血管疾病风险之间的关系时建议充分考虑整体膳食模式,并具体区分用于对照的食物种类[8]。

  乳制品丰富的营养成分及加工方法,可能从多方面影响心血管疾病风险标志物及相关代谢途径。相关营养成分主要包括乳蛋白、特定脂肪酸、钙和发酵乳制品中的益生菌。而相关的加工方法可能包括动物饲养、乳制品发酵、以及对发酵菌株的选择与培养。加工方法不同可以改变食物营养素成分(例如发酵产生维生素K2)及其脂质结构(例如均质化对乳脂球膜的影响),都可能影响下游分子信号通路[9]。接下来将从乳脂肪和乳蛋白两大乳成分入手,分析乳制品与心血管的健康关系。

  乳脂肪

  乳制品中脂肪含量一般为3.0-5.0%,主要为甘油三酯,另有少量磷脂和胆固醇。乳脂肪中的脂肪酸组成复杂,油酸、亚油酸和亚麻酸分别占30%、5.3%和2.1%,短链脂肪酸(如丁酸、己酸、辛酸)含量也较高[10]。人们对乳制品的担忧主要源自于其中的饱和脂肪酸(SFA)。但事实上,不同种类的饱和脂肪酸可能有不同的健康作用。传统观念中认为脱脂和低脂乳品比全脂的更健康,美国等乳制品摄入量高的国家(美国居民膳食中约10%的总能量由乳制品提供[11])的膳食指南中推荐选择低脂乳制品[4],其依据是基于肉豆蔻酸(C14:0)和硬脂酸(C18:0)两项饱和脂肪酸对血清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的升高作用。但由于当时的证据所限,该指南制定过程中未能充分考虑这些脂肪酸对极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VLDL-C)、乳糜微粒残体及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的积极作用[12],同时也忽视了乳制品中其他多种脂肪酸产生的潜在健康作用,例如中链饱和脂肪酸、单链饱和脂肪酸、单不饱和脂肪酸和多不饱和脂肪酸、支链饱和脂肪酸,以及微量的像共轭亚油酸这类对健康有益的天然(反刍动物)反式脂肪酸等[9]。

  近些年的观察性研究也对以上传统观念提出了挑战,前述PURE研究发现乳品与心血管疾病(CVD)或死亡风险下降有相关作用,其中全脂乳制品的作用优于脱脂乳制品[6]。同时血液标志物研究显示,一些来自乳品的脂肪酸与CVD和糖尿病呈负相关[13]。现有研究证据支持乳制品摄入对心血管健康的作用是中性至积极的,同时强调了乳制品对炎性生物标志物的积极作用来阐明乳制品摄入对心血管的保护机制[14]。当然,关于乳脂肪与心血管健康关系及机制探讨,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乳蛋白

  牛乳中蛋白质含量约为2.8-3.4克/升,其中约80%为酪蛋白,约20%为乳清蛋白[15]。人体干预实验和代谢研究支持了乳蛋白潜在的心血管代谢益处,例如一项基于十三个随机干预实验研究的荟萃分析研究证实,补充乳清蛋白可降低甘油三酯水平[16],其可能的机制为乳清蛋白促进肝脏脂质代谢,抑制肠道对脂肪酸和胆固醇的吸收,促进胆固醇通过粪便的排出[17]。另外乳清蛋白中富含的支链氨基酸可能激活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蛋白(mammalian target of rapamycin, mTOR)信号通路和沉默信息调节因子1(Silent information regulator 1, SIR1),从而有助于增强产热并促进胰岛素分泌[9]。乳蛋白也可能通过细菌蛋白水解酶,胃肠道消化,以及酸奶和奶酪的发酵过程产生生物活性肽发挥有效作用[18]。

  综上所述,目前的大多数证据表明,乳制品摄入对人类心血管疾病有着中性或积极的影响[11]。考虑到我国乳制品摄入量低的现状(欧美国家牛奶消费量平均超过每人每年300千克,而我国居民仅有21.7千克,相差15倍之多[19]),如何提升饮奶率和保证饮奶人群足量的饮奶量,从而提升整体膳食质量,保证均衡营养,才是现阶段更为现实的问题。

  

  ——内蒙古伊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乳业技术研究院 营养研究中心 王颜

  

  参考文献

  1.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incidence, preva lence, and 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for 301 acute and chronic diseases and injuries in 188 countries, 1990-2013: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J]. Lancet,2015,386(9995):743- 800.

2. 陈伟伟, 高润霖, 刘力生等. 《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7》概要.[J].中国循环杂志, 2018,33(1):1-8.

3. Global Health Estimates 2016: Deaths by Causes, Age, Sex, by Country and by Region, 2000-2016.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8.

4. Weaver, Connie M. (2014). How sound is the science behind the dietary recommendations for dairy?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99(5), 1217S-1222S.

5. Guo J, Astrup A, Lovegrove JA, Gijsbers L, Givens DI, Soedamah-Muthu SS. Milk and dairy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and all-cause mortality: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Eur J Epidemiol 2017; 32: 269-87.

6. Dehghan M, Mente A, Rangarajan S,et al. Association of dairy intake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mortality in 21 countries from five continents (PURE):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Lancet 2018; 392: 2288-97.

7. Bernstein AM, Sun Q, Hu FB, Stamfer MJ, Manson JE, Willett WC. Major dietary protein sources and risk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in women. Circulation 2010; 122: 876-83.

8. Willett WC, Ludwig DS.Milk and Health.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0;382:644-54.

9. Mozaffarian, D. H., & Wu, J. (2018). Flavonoids, Dairy Foods, and Cardiovascular and Metabolic Health: A Review of Emerging Biologic Pathways. Circulation Research, 122(2), 369-384.

10. 孙长颢, 凌文华, 黄国伟, 刘烈刚, 李颖. 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第8版).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

11. Bhupathi, V., Mazariegos, M., Cruz Rodriguez, J., & Deoker, A. (2020). Dairy Intake and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Current Cardiology Reports, 22(3), 11.

12. Micha R, Mozaffarian D. Saturated fat and cardiometabolic risk factors, coronary heart disease, stroke, and diabetes: a fresh look at the evidence. Lipids. 2010; 45:893–905.

13. Rubin, R. (2018). Whole-Fat or Nonfat Dairy? The Debate Continues. JAMA,320(24), 2514-2516.

14. Lordan, R., Tsoupras, A., Mitra, B., & Zabetakis, I. (2018). Dairy Fats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Do We Really Need to be Concerned? Foods (Basel, Switzerland), 7(3), Foods (Basel, Switzerland), March 1, 2018, Vol.7(3).

15. Fekete AA, Givens DI, Lovegrove JA. Can milk proteins be a useful tool in the management of cardiometabolic health? An updated review of human intervention trials. The Proceedings of the Nutrition Society. 2016; 75:328–41.

16. Zhang J-W,Tong X,Wan Z,Wang Y,Qin L-Q,Szeto I M Y. Effect of whey protein on blood lipid profiles: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2016,70(8).

17. Graf S, Egert S, Heer M. Effects of whey protein supplements on metabolism: evidence from human intervention studies. Curr Opin Clin Nutr Metab Care 2011;14 : 569 – 580.

18. Capriotti AL, Cavaliere C, Piovesana S, Samperi R, Lagana A. Recent trends in the analysis of bioactive peptides in milk and dairy products. Analytical and bioanalytical chemistry. 2016; 408:2677–85.

19. 中国营养学会.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6.

  

  介绍两款特色酸奶

  

  酸奶是以生牛(羊)乳或乳粉为原料,经杀菌、发酵后制成的pH值降低的产品。酸年对人体健康能产生许多有益的作用,酸奶能改善蛋白质的利用效率,能缓解乳糖不耐受,能改善矿物质元素的吸收,能促进肠道微生物菌群平衡,有免疫调节作用,能降低血清中的胆固醇含量,降低心血管病风险。除此之外,食用酸奶还能给人带来美妙的愉悦感。酸奶是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的营养美食。

  在我国,酸奶除保留了酸奶特性外(接种嗜热链球菌和保加利亚乳杆菌),与中国养生文化、地域文化以及自有知识产权的创新研发相结合,形成了丰富多彩的酸奶世家。如利用药食同源的中华养生理论研发的蒙牛暖酸奶、妍酸奶,三元茯苓酸奶,君乐宝沙棘酸奶。

  与地域文化结合的内蒙古兰格格草原酸奶、完达山哈尔滨老酸奶、广州燕塘骑街楼老酸奶、云南蝶泉玫瑰鲜花酸奶、西安银桥长安韵酸奶、山西古城印象酸奶、卫岗南京味道酸奶等;企业通过自主研发,生产的创新产品,如伊利集团的饮用型畅轻酸奶、蒙牛集团的冠益乳酸奶、M8菌株减法生活酸奶、光明乳业的莫斯利安酸奶、尚味乳酪酸奶、三元乳业的衡安堂166酸奶、君乐宝乳业的涨芝士酸奶等;此外,还有众多果料酸奶、谷物酸奶、冻酸奶等,用众星璀璨来形容那是一点不为过。

  今天,我们特向大家推荐两款具有鲜明特色的酸奶——如实酸奶、轻气酸奶。

  如实酸奶名称的由来

  如实酸奶的原料很简单,就是优质鲜牛奶和乳酸菌,如实呈现食物本来的样子。这款产品没有增稠剂、色素、香精、白砂糖,是极简的发酵乳。包装上有中国传统的毛笔书写的“0”,感受纯净至真,感悟如实品格。

  如实酸奶的口感

  酸奶的口感取决于酸奶发酵的菌种。如实酸奶添加了乳酸乳球菌双乙酰亚种,该菌种能发酵产生类似干酪及乳脂的芳香味,不仅提升了口感,使其与普通酸奶相比奶香更馥郁。如实酸奶还添加了双歧杆菌,增强了如实酸奶的健康作用。

  如实酸奶高蛋白低脂

  2019年光明乳业推出了如实高蛋白低脂酸奶。这是一款全新工艺、技术和设备条件下诞生的高端乳制品,通过浓缩的方式使产品蛋白质达到普通酸奶的3倍以上;特定工艺增加蛋白链与水的结合,使该产品在高蛋白低脂的条件下也能满足中国消费者对酸奶细腻口感的需求。

  喜欢DIY的消费者可以将如实发酵乳添加到果料中或蔬菜中,做健康的酸奶色拉。

  轻气酸奶,吃出慕斯蛋糕的感觉

  真有那么神奇吗?酸奶也能吃出慕斯蛋糕的感觉?千真万确,品尝过“轻气酸奶”真是感觉异常美妙。

  2019年,南京卫岗乳业推出的轻气酸奶,以制作工艺为切入口,创新了酸奶品类。其原理是将厚实的酸奶基料在充气机中被高速剪切,包裹住同时注入的氮气,使得酸奶的质构中有细小的气孔,质地更加蓬松轻快,正是这些小孔造就了慕斯蛋糕般绵密质感的一种酸奶,如美味的慕斯蛋糕一般。

  轻气酸奶还添加了双歧杆菌和菊粉,它们分别是益生菌和膳食纤维,有利于肠道健康。轻气酸奶每100g含有4.8g及以上的蛋白质,高于国标2倍及以上,而热量约为同重量慕斯蛋糕的三分之一,是一款实至名归的健康甜品。

  轻气酸奶蓬松细腻的口感,如同漫步云端,是不可思议的酸奶,有原味和红丝绒风味,原味清新淡雅,红丝绒味馥郁清香,给你的味蕾带来双重满足。

  作为中华老字号乳企,卫岗乳业坚持品质的同时也在紧跟消费者的需求,不断升级产品品类,用匠心工艺,打造出一系列像轻气风味发酵乳等受消费者喜爱的好产品。

  

菜谱

  乳品美食 每日一款(十八)

  奶酪蒜肠披萨

  用料:马苏里拉奶酪条150克、面团200克、蒜肠100克、洋葱10克、彩椒10克、披萨酱适量、披萨草少许。

  1. 先发面,等面团发酵至两倍大即可将面团擀成饼皮状。放入烤盘,用筷子戳些小孔,防止面饼回缩。

  2. 抹上披萨酱。

  3. 均匀撒上马苏里拉奶酪条和披萨草。

  4. 再撒上彩椒丝。

  5. 然后均匀放好手撕的蒜肠,最上边再放上一层马苏里拉奶酪条。

  6、 烤箱250℃加热约7-10分钟就可以出炉食用(据自家烤箱情况适当调节温度)。

  说明:

  1.披萨草也叫牛至,又名土香薷(rú)、小薄荷、花薄荷、马约兰。

  2.用奶酪烤制披萨饼,既可以用超市中能买到的马苏里拉奶酪丝(条),也可以自己动手用北京奶酪、鞍达奶酪等半硬质奶酪擦制成的细丝来替代。当然,使用马苏里拉奶酪的拉丝效果比较好。实际上,国外相当多的披萨并不是单一的使用马苏里拉奶酪制作,而是混用帕玛森、罗马诺、里科塔或蒙特里杰克等来制作,注重披萨风味类型,满足不同人群口味。

  ——摘自《动动奶酪又何妨》(张书义主编)

手机扫描左边二维码,可以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微信:meiguo678
  •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婴童消费市场,市场规模更是逐年递增。巨大的市场蛋糕之下,国内外奶粉品牌竞争激烈,乱象丛生。近年来,海关系统数次破获涉案金额巨大..

    浏览:23次 评论:0
    2020-05-27 07:57:18
  •   很多有宝宝的家庭都是少不了购买奶粉的,但是奶粉品牌的选择很多家长都非常慎重,因为市面上不同的奶粉品牌有很多,选择适合自己宝宝体质的奶粉是很重要..

    浏览:24次 评论:0
    2020-05-27 07:55:48
Copyright@http://www.dairy12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9019547号-2